德宏  
A   安徽
合肥 芜湖 蚌埠 淮南 马鞍山 铜陵 安庆 黄山 滁州 阜阳 宿州 巢湖 六安 亳州 池州 宣城
B   北京
北京
C   重庆
重庆
F   福建
福州 厦门 莆田 三明 泉州 漳州 南平 龙岩 宁德
G   甘肃
嘉峪关 兰州 金昌 白银 天水 武威 张掖 平凉 酒泉 庆阳 定西 陇南 临夏 甘南
    广西
兴安 南宁 柳州 桂林 梧州 北海 防城港 钦州 贵港 玉林 百色 贺州 河池 来宾 崇左
    广东
广州 韶关 深圳 珠海 汕头 佛山 江门 湛江 茂名 肇庆 惠州 梅州 汕尾 河源 阳江 清远 东莞 中山 潮州 揭阳 云浮
    贵州
贵阳 六盘水 遵义 安顺 铜仁 黔西南 毕节 黔东南 黔南
H   河北
石家庄 唐山 秦皇岛 邯郸 邢台 保定 张家口 承德 沧州 廊坊 衡水 宜昌
    黑龙江
哈尔滨 齐齐哈尔 鸡西 鹤岗 双鸭山 大庆 伊春 佳木斯 七台河 牡丹江 黑河 绥化 大兴安岭
    河南
淮北 郑州 开封 洛阳 平顶山 安阳 鹤壁 新乡 焦作 濮阳 许昌 漯河 三门峡 南阳 商丘 信阳 周口 驻马店 永州
    湖北
武汉 黄石 十堰 襄阳 鄂州 荆门 孝感 荆州 黄冈 咸宁 随州 恩施 仙桃 潜江 天门 神农架
    湖南
长沙 株洲 湘潭 衡阳 邵阳 岳阳 常德 张家界 益阳 郴州 怀化 娄底 湘西
    海南
海口 三亚 五指山 琼海 儋州 文昌 万宁 东方 定安 屯昌 澄迈 临高 白沙 昌江 乐东 陵水 保亭 琼中
J   吉林
长春 吉林 四平 辽源 通化 白山 松原 白城 延边
    江苏
南京 无锡 徐州 常州 苏州 南通 连云港 淮安 盐城 扬州 镇江 宿迁
    江西
南昌 景德镇 萍乡 九江 新余 鹰潭 赣州 吉安 宜春 抚州 上饶
L   辽宁
沈阳 大连 鞍山 抚顺 本溪 丹东 锦州 营口 阜新 辽阳 盘锦 铁岭 朝阳 葫芦岛
N   内蒙古
呼和浩特 包头 乌海 赤峰 通辽 鄂尔多斯 呼伦贝尔 巴彦淖尔 乌兰察布 锡林郭勒
    宁夏
银川 石嘴山 吴忠 中卫
Q   青海
西宁 海东 海北藏族 黄南 海南藏族 果洛 玉树 海西蒙古族藏族
S   上海
上海
    山西
太原 大同 阳泉 长治 晋城 朔州 晋中 运城 忻州 临汾 吕梁
    山东
泰州 济南 青岛 淄博 枣庄 东营 烟台 潍坊 济宁 泰安 威海 日照 莱芜 临沂 德州 聊城 滨州 菏泽
    四川
成都 自贡 攀枝花 泸州 德阳 绵阳 广元 遂宁 内江 乐山 南充 眉山 宜宾 广安 达州 雅安 巴中 资阳 阿坝州 甘孜 凉山
    陕西
西安 铜川 宝鸡 咸阳 渭南 延安 汉中 榆林 安康 商洛
T   天津
天津
    宁夏
固原
X   西藏
拉萨 昌都 山南 日喀则 那曲 阿里 林芝地区
    新疆
乌鲁木齐 克拉玛依 吐鲁番 哈密 昌吉 博尔塔拉 巴音郭楞 阿克苏 克州 喀什 和田 伊犁哈萨克 塔城 阿勒泰 石河子 阿拉尔 图木舒克 五家渠
Y   云南
昆明 曲靖 玉溪 保山 昭通 丽江 普洱 临沧 楚雄 红河 文山 西双版纳 大理 德宏 怒江 迪庆
Z   浙江
杭州 宁波 温州 嘉兴 湖州 绍兴 金华 衢州 舟山 台州 丽水
186-2305-5851

塑度托盘租赁

全部

行业新闻

跨界新闻

托盘百科

政策法规

焦点

新布局:抖音本地生活被曝告别“零佣金”,暂时不碰外卖业务

作者:塑度 2024-01-15   阅读:119288

瞄准本地生活,抖音正式举起了“镰刀”。

伴随餐饮商家一股脑涌入抖音直播间,抖音在本地生活领域的“零佣金”时代悄悄宣告结束。

近日,36氪-未来消费从多位餐饮商家处了解到,抖音将在6月1日起启动对本地生活商家的“抽佣”。几日前,抖音在“巨量学”官网发布了相关公告,正式开启变现之路。

2022年4月,北京因疫情禁止堂食以后,许多餐饮商家更加依赖线上营销方式,纷纷瞄准抖音的巨大流量,利用“直播+团购+第三方配送”模式,开拓了一条新的增收通道。

这段时间,无论是抖音小龙虾的火爆,还是“9.9元秒杀羊肉串”,抖音直播间的团购套餐卖得异常火热。而对平台而言,任何一项业务的积累与爆发,最终都将走向变现。

借由直播团购,抖音在原来两大外卖平台固若金汤的市场,撕开一道口子,也让本地生活领域迎来变数。

01

抽佣变现,必然之举

流量在哪里,商家就跟去哪里,抖音也因这一优势吸引着越来越多的商家入驻。

就餐饮这一业态而言,据36氪-未来消费观察,各大品牌几乎都已在2020年左右布局抖音,通过达人探店团购优惠、直播等形式销售团购券。

谈及布局抖音的原因,比格披萨创始人赵志强告诉36氪-未来消费,“近些年,大家对线上流量的获取越来越重视,因为新的流量聚集产生之后,如果不能在其中赢得存在感、分到一杯羹,很可能就会丢掉一块市场”。

与此同时,2022年的这波疫情,也进一步提高了商家对于抖音的重视程度。

北京暂停堂食后,许多无法正常营业的餐饮门店纷纷通过抖音直播,开展团购套餐的线上销售,其中不乏做出了优异成绩的品牌,比如“永定门电烤串”5月直播与视频共产出77万,“眉州东坡”自播小号单场产出超过15万GMV等。

而对抖音来讲,经过长期的“零佣金”培育,本地生活业务现在也迎来了全面变现的时机。

5月16日,抖音在“巨量学”官网发布《2022年生活服务软件服务费标准说明》,明确6月1日起将对生活服务业务收取服务费,其中“结婚”类目费率最高(8%),而美食、游玩类目费率最低,分别为2.5%和2%。

据了解,有些商家表示目前已经收到平台即将抽佣的消息,而也有些商家尚不知情。

在抽佣之外,抖音还推出了一款面向本地生活商家的移动APP“抖音来客”,现已在苹果应用商店正式上线。

抖音在上述生活服务费相关政策通告中明确提出,6月1日前未能迁移到“抖音来客”的商家将不享受保护期政策,可见其在本地生活领域开启平台化变现的决心十分明确。

“平台不可能永远做赔钱生意,前期搭建渠道、提供补贴来进行线上引流,目前已经建立了庞大的流量池,下一步必然要有变现动作”,赵志强说道。

事实上,抖音的流量变现焦虑近两年已表现得十分明显,据多家媒体报道,字节跳动在2021年11月的一场商业化产品部全员大会中披露,其国内广告收入近半年已停止增长。

在此背景下,同城生活一直是抖音持续加码布局的一大业务,从达人探店带货,再到地图服务与“心动外卖”的上线,虽然一些业务停留在了在内测层面,但攻入本地生活的野心不曾停下。

而在积聚起一波本地生活流量之后,抖音在这一领域的持续跟进与变现,也在意料之中。

02

暂时不碰外卖业务

受许多地区因疫情暂停堂食的影响,抖音的“团购+第三方配送”模式,在商家们的自发努力下意外跑通,美食团购的直播间内到处是“五环内可以配送到家”之类的吆喝声。

不过商家齐聚之下,抖音依然暂时没有自建外卖平台的计划。36氪-未来消费就是否启动外卖业务向抖音求证,得到的回复依然同几个月前一致,表示“目前没有外卖相关的业务计划”。

目前,商家在抖音的配送问题依然是自行解决,直播间的主播会不时提示“下单后,可以自行找‘小蓝’或‘小黄’进行配送,也可以由商家帮忙叫同城跑腿”,费用也是由商家与消费者自行协商解决。

可见,不同于打通本地生活整个销售履约链路的美团,抖音依然维持以轻模式参与的方式。

而这背后,或是抖音基于对自身优势的判断,与美团等平台形成的差异化竞争策略。

与到店业务相比,外卖具有更强的目的性与即时性,属于典型的“人找产品”型消费。

美团、饿了么通过多年努力,在外卖领域牢牢构筑了一道护城河,打造了一支庞大的骑手团队,商家拓展也实现了充分下沉,成功培养了一大批活跃用户的外卖消费黏性。

反观抖音,一直以轻资产运作为主,未涉足过外卖履约这样的重模式,这也是抖音的“心动外卖”几经波折依然难以面世的原因。

但纵观本地生活的整体市场,美团的“到店业务”分量一直远低于其“外卖业务”。

而抖音作为“兴趣电商”概念的提出者,所擅长的是利用算法发现用户的潜在消费需求,属于更具随机性的“产品找人”模式,与外卖业务的匹配度不高,却能在到店消费中起到很好的推荐引流效果。

外卖与到店业务的不同逻辑,帮助抖音在本地生活领域、尤其是餐饮业态中撕出了一道口子。

据了解,抖音目前主要的B端用户以线下餐饮品牌为主,而并非外卖型商家,“这段时间入驻平台的餐饮商家有一个共同点,即以前依赖线下客流,疫情阻挡客流后选择转战抖音”,抖音相关负责人告诉36氪-未来消费。

北京的一位消费者也表达了类似看法,“在抖音购买的都是以前堂食的套餐,只是现在堂食暂停了,商家换了一种方式销售而已”。

可见,抖音的核心能力还是在于帮助商家将商品售出,配送则更像是针对疫情下到店消费难题的一个临时解决手段。

从抖音的优势与劣势来看,暂时不碰外卖、从团购到店业务切入本地生活,或许是一个更加正确的选择。

03

光有流量,远远不够

近年来,本地生活业务用“巨头围猎”来形容也毫不为过。

无论是外卖酒旅还是社区团购,美团、阿里作为本地生活的主要玩家,一直在不断进行全生活场景的扩充与渗透,而随着短视频平台的流量红利爆发,抖音自然也不会放过这块掘金圣地。

据媒体报道,去年底抖音对2022年本地生活业务定下“保300亿争400亿”的目标,与2021年的200亿目标相比直接翻番,而今年这一目标已再次提升至500亿元。

此次宣布对本地生活抽佣、推出“抖音来客”APP,便是抖音在2022年的本地生活业务中迈出的重要一步。

但野心越大,现实存在的难题越是不容忽视,刚刚起步的抖音单单凭借流量,还难以真正分得本地生活领域的蛋糕。

以餐饮团购为例,一方面抖音目前的生意盘子还很小,各大品牌入驻后主要还是依靠流量做营销,在成交额分量上则颇有“雷声大雨点小”的感觉。

某日料连锁品牌的创始人对36氪-未来消费表示,“抖音的销售额目前占比很低,只有几个点”。

比格披萨的赵志强也表示“本身线上生意的占比只有30%左右,其中大概有90%还是在两大外卖平台上,抖音目前的份额占比不大,更看重的还是它在品牌宣传上的效果”。

另一方面,对商家而言,抖音从线上订单到交付结算的整体流程尚未形成闭环,还存在诸多问题。

拿优惠券核销、商家财务结算等环节来说,有餐饮商家告诉36氪-未来消费,目前很多消费者在抖音购买的兑换券,门店的人员手动输入码号,无法直接扫码兑换,另外连锁商家一般都有多个财务主体,经常遇到钱款不知去处,无法及时收到的情况。

在“抖音来客”APP的下载界面,也有用户评论“没有每天核销的总金额,核销数据也与自己算的不一致”等。

这些问题背后,是抖音与很多线下商家的各种系统尚未打通。

正如美团创始人王兴在一次采访中所说的,“电商这个事情已经被反复证明,光有流量是不够的,他得有实际的商户,有整个运营体系,愿意干苦活累活”。

抖音所擅长的精准推送、优惠补贴等,在吸引C端用户上的确取得了很好的成绩,但要想在本地生活业务中有所建树,还要下更多的功夫。

美团过去缔造“地推铁军”的经验也表明,打通各项基础设施系统、拓展各地商家用户等难点的解决,都并非一朝一夕能够完成的易事。

而如果说抖音的“心动外卖”是一头撞向美团,那此次下注“团购到店”则更像是认清现实后的“理性决策”。

即使如此,依然是“前路多荆棘”,只有一步步解决好支付系统、核销流程等现实问题,才能更好地实现B端、C端“双繁荣”。

来源/未来消费APP(ID:lslb168)

作者/任彩茹

编辑/谢康玉

上一篇:深度:供应链如何反脆弱?

下一篇:跨界:优衣库,也要社区团购?